当前栏目>首页 >康复通讯 >07年第三期 >花开花落,依然珍惜

花开花落,依然珍惜

总点击:2175周点击:2发布者:燕子发布时间:2007-10-30
    2006年五月我回上海期间,因上海癌症康复俱乐部理事的介绍,我有幸成为“上海癌症康复学校”第53期学员。学校的老师和义工用自己走过的经历燃起一支一支蜡烛,给后来的癌病患者带来康复的希望。
    在为期三周的康复营中,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癌病患者以及他们的家属。左边是84岁的离休干部,肾癌;右边是23岁的女大学生,卵巢癌;前面是年富力强的企业老总,肝癌;后面有富甲一方的蒋老板,肺癌;还有从不抽烟的老师得了鼻咽癌,酷爱书法绘画的儒生得了胃癌,能歌善舞的美女得了舌癌等等。在抗癌的治疗过程中,铮铮铁汉逐渐衰弱得举步艰艰、水米难进;花容月貌顷刻变成灰颜光头、奄奄一息。每一户癌患之家从得到诊断开始就愁云布满,失去了往日的安宁。没有人说得清癌魔究竟青睐什么样的人,谁都不知道为何苦难要降临到这一群人。
    康复学校就在死亡的威胁中为癌症病人带来安慰和希望,像沙漠中的一抹绿。在这里,每一个癌症病人和家属都有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每一例抗癌和康复的经历都教人肃然起敬。康复中心的“少奶奶模特队”由一群乳癌存活者所组成,平均年龄五十多,却体态轻盈得像二十岁。每天带领我们锻炼身体的老师几乎都是晚期癌病存活者,他们一丝不苟地传授经验,全心帮助癌友。我感怀康复学校为我们癌病患者所作的贡献,更心疼老师们的身体状况和他们所付出的心血。美丽的周校长是胃癌存活者,她不顾劳累和繁忙,总会以精2006年五月我回上海期间,因上海癌症康复俱乐部理事的介绍,我有幸成为“上海癌症康复学校”第53期学员。学校的老师和义工用自己走过的经历燃起一支一支蜡烛,给后来的癌病患者带来康复的希望。
    在为期三周的康复营中,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癌病患者以及他们的家属。左边是84岁的离休干部,肾癌;右边是23岁的女大学生,卵巢癌;前面是年富力强的企业老总,肝癌;后面有富甲一方的蒋老板,肺癌;还有从不抽烟的老师得了鼻咽癌,酷爱书法绘画的儒生得了胃癌,能歌善舞的美女得了舌癌等等。在抗癌的治疗过程中,铮铮铁汉逐渐衰弱得举步艰艰、水米难进;花容月貌顷刻变成灰颜光头、奄奄一息。每一户癌患之家从得到诊断开始就愁云布满,失去了往日的安宁。没有人说得清癌魔究竟青睐什么样的人,谁都不知道为何苦难要降临到这一群人。
    康复学校就在死亡的威胁中为癌症病人带来安慰和希望,像沙漠中的一抹绿。在这里,每一个癌症病人和家属都有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每一例抗癌和康复的经历都教人肃然起敬。康复中心的“少奶奶模特队”由一群乳癌存活者所组成,平均年龄五十多,却体态轻盈得像二十岁。每天带领我们锻炼身体的老师几乎都是晚期癌病存活者,他们一丝不苟地传授经验,全心帮助癌友。我感怀康复学校为我们癌病患者所作的贡献,更心疼老师们的身体状况和他们所付出的心血。美丽的周校长是胃癌存活者,她不顾劳累和繁忙,总会以精湛的芭蕾来鼓舞学员们。就是她,辞恳意切地教导我们癌病患者:每一天都是恩典。
    前不久,我收到康复学校的电子邮件说,年轻有为的于芃同学因肝癌晚期不治,先我们而去了。他英姿勃勃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我们却再也见不到了;他高亢嘹亮的歌声好像就在耳畔,我们却再也听不到了。短短半年中,他是我们当中第六位英年早逝的癌友。想到他们的灵魂再也回不来,他们有多少心愿也都实现不了,我的心好痛;想到还有许多的癌症病患在死亡线上挣扎,还有无数的灵魂正在病魔的煎熬和威胁中呻吟,我就很焦虑。唯愿大能的神把救恩带到癌魔肆虐的角落,让更多的灵魂得拯救,更多的家庭得安慰。
    我手执同期康复营的集体照,思绪回到当时71位同学朝夕相处的日子。最难忘我们一同练习用哑语演绎“感恩的心”,每一个人都唱得哽咽、噙着泪花。我们如此心情激动,因为都深切体会到每一天的生都是恩典,每一刻的死都有可能。虽然在那样的环境中不允许公开述说神的恩典,但是藉著这首歌,神把平安播撒到每一个人的心里;也藉着哑语的手势,让我们献上感恩的心。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我还有多少泪,我还有多少爱,叫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依然会珍惜。”
Copyright © 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镇宁路405弄164号 邮编:200050
咨询电话:58332327 传真号码:58335800
电子邮箱:shcrc.cn@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沪ICP备1204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