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俱乐部 >俱乐部 >给坚硬的核桃敲开条缝

给坚硬的核桃敲开条缝

总点击:104周点击:24发布者:沈怡筠发布时间:2017-11-02
■癌症患者在演出话剧
■喉癌患者情同家人
■喉癌患者参加康复训练
■主演安宏在剧中重获幸福
  漆黑的舞台,一束灯光打在一个寂寞而又显得绝望的人影上,她叫安宏。那年,刚刚得知自己患上了癌症,生活于她而言一下子陷入无尽的黑暗和挣扎中。“我就像一颗没有一丝裂缝的核桃,坚硬地、麻木不仁地活着。”被恐惧与无助包围着的安宏痛苦地独白着。

  这是一出特殊的话剧《哎哟,不怕》中的第一幕。为什么说这出话剧特殊?因为这出话剧的演员有一半不是专业的演员,而是癌症患者。这也是中国第一部由癌症生存者自编自导自演的疗愈型话剧。“我们希望这部话剧能够让大家去了解癌症患者,希望通过一种不同的形式去给予他们和他们的家属更多的正能量。”《哎哟,不怕》的出品人,上海癌症康复俱乐部会长袁正平说道。

  ■  见习记者 沈怡筠

  1

  特殊的诗朗诵

  你有听到过用食道发出的声音吗?或许不那么动听,甚至听起来很吃力,但是,对于一群被癌症剥夺声音的人而言,这是他们生活的希望,对于他们身边的人来说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葛永良,练习用食道发音十年;封忠继,练习用食道发音六年。现在的他们能够正常地和别人对话,但这其中却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训练和一次次吐血后再练的结果。

  “刚开始,做完喉癌手术,都不敢走在路上,感觉大家都非常地排斥我们。”封忠继指了指绑在自己脖子处的红色绑带,又指了指葛永良脖子上佩戴不自然的玉佩。“那时候很绝望,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有说话的那一天。”

  “加入癌症康复俱乐部后,我才知道原来还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说话。”这样的消息让葛永良和封忠继格外兴奋,“感觉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葛永良为了能够早日学会说话,摆脱周围人怪异的目光,他不停地训练。“这种发音先从打嗝开始练起,是压住丹田的气息,再通过食道发音。”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很难想象的一种发音方式,但对于葛永良和封忠继他们来说,是说话的唯一可能。

  “我当时就每天连续练三四个小时打嗝,一直嗝,一直嗝,真的是打嗝打得两眼冒金星,喉咙出血,呕吐。”可即便如此,葛永良也没放弃,他说,练的时候太苦了,真的太苦了。但“说话”这个诱饵实在太吸引人了,他没有办法放弃。“最开始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和很多人学写字一样,葛永良和封忠继最先开始学会讲“一、二、三、四。”从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到几个字连在一块,再到如今能够自如地和周围人交流,他们所承受的远超过想象。

  “最开始尝试和外人讲话,他们都会很嫌弃,觉得你话不会讲就不要讲了,反正讲了也听不清你在讲什么。”那种周围人的歧视让封忠继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有点害怕出门,害怕再被人歧视。“我想讲话,虽然在食道发音的学习上,我的觉悟不那么高,但我会笨鸟先飞啊。”别人练三四个小时,封忠继就每天练习八个小时,练习时间是别人的两倍。

  在《哎哟,不怕》这部话剧选拔演员的时候,导演看他们说话说得挺“溜”,就让他们在话剧中来一段诗朗诵。“我们也想通过这样的一个舞台,告诉像我们一样的癌症患者,失去声音并不可怕,我们还是能够再说话的。”癌症俱乐部对于他们而言像是一个温暖的家,他们在里面彼此帮助、彼此关爱、彼此了解。

  2

  第二次新生

  “不,我要上台演出!”刘慧春语气坚定地和袁正平说道。乳腺癌复发的刘慧春做完第二次手术还不满三个月,但是面对《哎哟,不怕》的排练和演出,她非常坚定地表示要参加,“对于我来说,参加这样的一个演出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回报大家。”

  乳腺癌复发转移的刘慧春在癌症康复俱乐部众多人的关心下,及时地入院手术,“没有像袁会长、戴老师这样的老师的帮助,我不可能那么快就能入院手术。”经过第一次手术后放化疗的刘慧春肝脏功能受损,连带着肌体的一些其他功能也有些许损伤,这次的及时手术也让她避免了后续的一些后遗症。“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这部剧去报答大家,让大家看到我快乐地在舞台上表演。”在刘慧春第二次住院期间,是病友给了她莫大的鼓励和帮助,“我父母年纪都大了,七十多岁了,俱乐部的那些姐姐们就自发来医院照顾我。”热情的姐姐们一天排了早中晚三班,分批到医院照顾刘慧春,“有些姐姐中午给我烧饭吃;有些姐姐一直陪我到晚上十一点多,真的非常感动。”说到这里,刘慧春忍不住再次红了眼眶,落下泪来。

  看着现在在舞台上自信表演的刘慧春,你很难想象之前的她活得谨小慎微。“第一次手术做完后,我非常小心地过我的日子,这个不敢吃,那里不敢去的。通过这次的复发转移,我就在想,是不是我之前那么小心翼翼地生活有什么问题,老师他们出来工作,包括和我一起开刀的姐姐们化疗完就去上班了,他们都没有事情,就我有事情。”周围病友的经历给了刘慧春不少启迪,后来的她选择换了一个活法,走出家门,走到社会。于是,喜爱舞台表演的她加入了戏剧社,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

  3

  这群观众让人意想不到

  “有一群观众的出现,让我真的意想不到。”《哎哟,不怕》的制作人周恺说,“当初我赠送了一些票子给了上海中医药大学和上海理工大学的学生,说实话,其实我很担忧。”一部话题稍显沉重的话剧究竟能不能吸引到年轻的90后前来观看,这让周恺心里很没有底,万万没想到,那一场专场演出还下起了大雨,这让周恺更加担心了。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袁正平一个劲地表示了他的震惊,“外面雨下得那么大,同学们就撑着伞在门口排队准备进场观看,那么远的路赶过来,真的是让我们非常得激动。”

  “后来还有不少大学生看完后,给我留言了,”周恺非常骄傲地拿着手机展示同学们给他的留言。

  “‘开心就是免疫力’、‘人心远比医学更深奥’、‘等到就有希望’、‘我们都是在不完美中相亲相爱’……因为一些客观原因,看到这部作品的观众有限,所以我们有一个想法,希望写作一篇观后感发在微信公众号上,共同享受心理的洗礼。另外,有没有可能请您给我们一份剧本或者节选一些经典台词?”这是上海理工大学一位学生发给周恺的一段微信。 “我没想到会有年轻人对这样一部正剧感兴趣,还看得那么仔细。”周恺也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一部正剧,能够带给年轻人一些思考,关于死亡、关于癌症。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一种形式,让社会去关注到这些群体,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平等地对待,而不是同情。

  4

  消灭肿瘤不是终点

  10月18日晚上六点半的演出场次迎来一位特殊的嘉宾,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医学泰斗汤钊猷教授。

  “癌症不是绝症,癌症病人也可以活到百岁。”当晚,汤钊猷在演出开始前说道。从医60余载、研究癌症50余年,今年88岁高龄的汤钊猷表示,癌症是全身性、慢性和不断变化的疾病,要战胜癌症也难以“速胜”,癌症患者可能需要很多年去恢复,甚至有很多根本无法彻底恢复。他透露,在其病人中甚至不乏102岁的高龄肝癌患者,在经历了手术切除、癌转移、化疗等综合治疗后,仍然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生活,而且生活得不错。

  在整部剧中,有一个人物的台词不过短短几句,但是他却是团队中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王杰军,上海市防癌抗癌事业发展基金会的副理事长、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肿瘤科专家。“恶性肿瘤现在被称为是一种慢性病,因为它的康复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是需要医院、社会共同去完成的,同时也需要患者之间的彼此帮助。”王杰军表示,对于癌症患者而言,医院的治疗是非常短暂的,如何让他们从心理上、精神上和社会公平上更快地康复才更为关键。“癌症康复俱乐部是一种非常好的形式,为癌症患者们搭建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即使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很难理解癌症患者的痛苦。”王杰军表示,愿意走出家门,走向社会的癌症患者不到10%。“我曾经碰到一个患者,他非常喜欢我办的一些活动,但是有一天他和我说,‘王医生,你如果在我们社区办活动就别叫我了,在别的社区办活动我一定来。’在他看来,癌症是一种耻辱。”很多癌症患者不敢让周围的人知道自己患了癌症,甚至去医院放化疗时都会和周围人说“我去旅游了。” 

  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红着眼睛走出了剧场,有些人手中的纸巾还没来得及扔掉,都已经被泪水浸湿了。

  “这真的是一部非常非常非常值得看的剧。”为了看这部剧,特地从无锡赶来的王阿姨哽咽地说道。同样作为一名癌症患者,王阿姨觉得这部剧讲述的就是他们所希望的,他们的生活,特别得真实。“我真的很受感染,尤其是剧中人物那种快乐、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我也希望我身边的病友能够拥有这样的正能量。”另一位观众赵阿姨表示,虽然自己不是癌症患者,但是通过这部剧她了解了癌症患者的世界,也知道了他们不仅需要医生的手术刀,更需要社会对他们的支持。

  《哎哟,不怕》从10月8日至20日连续演出19场,所得收入将用来资助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的癌友们2022年去现场观看北京冬奥会,这个五年之约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是一个特殊的约定,也是一个特殊的年数。五年,从临床上来讲,五年没复发,就代表着抗癌成功。

  期待着他们共同相约北京冬奥会,为生命的坚持而鼓掌!

Copyright © 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东杨高中路2795号希爱大楼803室 邮编:200135
咨询电话:58332327 传真号码:58335800
电子邮箱:shcrc.cn@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沪ICP备1204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