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各区分会 >华师大 >生 病 有 感 觉

生 病 有 感 觉

总点击:921周点击:2发布者:华东师大 戚道澂发布时间:2015-12-23
生 病 有 感 觉 回顾我患病三十年的体会有二:一是认命,二是要抗命,而且要有明确的努力目标。 一九八五年,我三十五岁。上半年,几乎同时我收到两个通知,一是学校要我去参加市里组织的一个干部第三梯队学习班的通知;一个是校卫生科要我去红房子医院做腹腔复查的通知。暑假里,我先去医院复查,结果是“菜花样ca”。当时的医疗技术检查手段都比现在落后,医生说我腹腔里全是肿瘤,要我立刻转瑞金医院治疗。这个结论如五雷轰顶,对我打击太大。我还年轻,要做的事情很多。当时粉碎四人帮后刚开始恢复评先进,系里老师们都对我很好,不论是“三八红旗手”还是“新长征突击手”等等,只要是无记名投票,我总是第一。从黑龙江返沪,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学习,尽管很累,但很开心。然而天命难知,忽然,一切都将要结束了,事业的大门对我彻底关上了!恐惧、伤心情绪缠绕着我.......无可奈何花落去,我只能劝自己“认命吧”,“这就是我的命”!我知道唯有认命,才能坦然接受这一打击,平静地去面对现实,其他任何想法都于事无补。 我想既要认命,又要抗命,争取最好的结果。只要还有一线生的希望,只要人生的舞台的幕布还没有完全落下,我还可以抗争,还可能争取活下来。 进红房子医院时,我的邻床病友是一位79岁的老太太,他靠卖血养大了七个子女,可是她开刀却几乎没人照顾,我就一直帮她端屎倒尿,取饭打水...... 家里送来的食物也时常与她分享。在我转院离开时,病友们都起身送我到门口(当时十几个人一个病房),老太太老泪纵横地拉着我的手说“你是好人,这世上只要有神,不管是天主、真主、菩萨还是耶稣,都会保佑你,你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要好好的活下去!”我很感动,我说:“托您老的吉言,我一定好好活着。”专到瑞金医院后,不管检查结果多么吓人,我都像正常人一样好吃好睡,养精蓄锐,在积极准备迎接第二刀的同时,我请求开刀医生务必帮我把肿瘤开干净,不要顾虑我的承受能力,活着就要像个正常人,否则宁可死在手术台上,长痛不如短痛,不要拖累折磨家人。结果手术成功,并不想剖腹前检查时诊断的那么可怕,我逃过了一劫。但紧接着因为天太热,又没有空调,我感染了。高烧连续发到39°c、40°c、41°c,抗菌素一撤就反弹,就这样,持续用了近一个月的抗菌素,这烧也发了近一个月,病危通知发下来了,人奄奄一息。实在查不出原因,最后不得不将埋在腹腔里的一根局部化疗的管子前拔出,结果里面满满的一管豆渣一样的白脓!医生也惊呼:得败血症没死去,真是命大。休息了一个月后,接着就是化疗。医生说日本的“冲击疗法”,即在三天内将所有的化疗的药量全部打入体内,虽然反应很强烈,极其痛苦,单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对正常的细胞损伤小一点,于是我选择了“冲击疗法”。苦苦挣扎,九死一生,总算逃过了死神的追赶,我活着回家了。单当时床位医生仍预言我活不出一年。那时的我极度虚弱,大脑被长久的高烧烧坏了,系师来看我,连姓名都想不起来。思想涣散,无法集中:听人说话,二三句尚可,多了或是快了,我就只能看着他嘴在动,什么也听不进去;看东西:再短的句子,看再多遍,合起来就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一点点记忆能力,反应迟缓呆滞!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是一个废人了!那是我的目标是:活下去,尽可能生活自理,不给家人添麻烦。慢慢的,我学着做家务,种花养草;再后来,我学着做裁缝,帮身边老人孩子们做衣服,看他们喜欢,穿了好,我特别开心。这时我深深体会到一个人对于别人还有价值,那就是自身的生存价值。曾有人说我是工作狂,是有一点道理的。的确,生病前我几乎没有顾过家,如果就这样死了,我愧对亲人,是很遗憾的!所以,当时我很强的生存愿望就是:我要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夫君的恩爱之情!我没太多去想生存一年的期限,只是一天一天认真而努力地活着。很慢也很快,一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三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在一天天地老去,可我感觉自己在家里的同时又在康复着,现在的我比三十年前我的生活质量好多了。我感觉自己是因祸得福了:一是长达一个月39°c以上的发烧,比化疗还彻底地杀灭了我体内的癌细胞。二是因病而得以有时间好好享受生活了。 著名诗人流沙河说:“人生易老要开心”。我现在的生活目标就是争取健康,快乐每一天。要做到这样,首先要学着量大。真诚善良地对周围的人或事,力所能及地能帮就帮,能让就让,给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让人快乐就是让己快乐。不论是同学圈还是朋友圈,虽然我是个弱者,单大家对我都是尊重关爱有加,为此,我很感激,很感恩,很知足,很快乐! 我的生活安排的非常充实。首先是家务,我总把家里打扫的窗明几净;把小阳台的花侍弄的生机勃勃、赏心悦目;一日三餐尽量安排科学营养、美味少量。然后,每天坚持二至三小时看书报杂志或上电脑,或弹钢琴,防止老年痴呆。体力方面,我除家务劳动,每天坚持运动,或游泳、或跳舞、或骑车,或旅游聚会交友或散步......总之,持之以恒,每天都有运动内容但又不过度劳累,感觉舒服愉悦就好。就这样不紧不慢地生活着,时间却总是不够用,为此,站不开微信,几乎不看电视。民国百岁才女张充和七十岁时写了一付对联”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年近七十的我对此境界略懂一二。飞如古人云“闭门长在深山”,我虽生活在大都市中心,但我选择“采菊东篱下”的清静而又充实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一种适合我养生延年的生活方式。 俱乐部成立二十年来,目睹并享受着历届领导、积极分子和志愿者们为我们的无私奉献,他们不辞辛苦,任劳任怨,抽出许多宝贵时间,为大家热枕服务,使我们这个大家庭一直很团结,一直有着温馨和谐的气氛。每次活动,大家除了玩乐,还相互交流,很开心、很有收获。像我校抗癌名星许月妹老师顽强乐观的生活态度就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教育,是我学习的榜样。 华东师大癌症康复俱乐部 戚道澂 2015,10
Copyright © 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镇宁路405弄164号 邮编:200050
咨询电话:58332327 传真号码:58335800
电子邮箱:shcrc.cn@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沪ICP备12040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