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栏目>首页 >康复通讯 >08年第一期 >气功扶我走过风雨路

气功扶我走过风雨路

总点击:2543周点击:27发布者:燕子发布时间:2008-05-08
    光阴荏苒,一晃患鼻腔坏死性肉芽肿瘤至今已二十余年了。其间病情跌宕反复,康复之路崎岖艰难,抚今追昔,不由思绪万千。
    1987年,我在二次手术无果病情异常危重的情况下,转入上海市肿瘤医院治疗,被确诊患的是十分罕见且预后极差的晚期鼻腔恶性肉芽肿瘤。
    在我入院以前肿瘤医院也曾收治过类似的病例,病人历尽磨难,却治疗失败离世,所以医院对我特别重视。
    为了挽救我的生命,医院走了一着险棋:立即进行鼻前5927CGY,鼻后6439CGY,上颌窦6879CGY,这在医学上是罕见超剂量放射治疗。即便如此,医生还是预言生存期6个月,不会超过1年。
    当时我的脸肿得像笆斗,鼻梁上溃疡穿孔裸露出一个洞,成天只能戴着一个特制的大口罩,依赖嘴巴进气。听到医生的结论以后,泪水早已被绝望烤干得我,望着彼此深爱的丈夫及年仅七岁的女儿,我感到走投无路。
    这时有朋友介绍我学习郭林气功,我如获至宝。因为我只想找个地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不要让稚嫩的女儿目睹她亲爱的妈妈在疾病折磨下面目全非地凄惨离世。我收拾好简单的衣物离开了蜷缩了三个多月的病房直接去了练功点。
    岂料,从此我便和郭林气功结下了不解之缘。教功的老师告诫我第一年的气功练习至关重要。我这个在医生眼里无药可救的人不敢半点马虎。我凌晨3时起身,从自然行功、特快功、升降开合、吐音等一一认真练习,一天时间除了一日三餐及睡觉、小憩外,几乎都在练。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刚练功时我连脚都迈不开,仅几分钟就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3个月以后,不通气的鼻子可以呼吸了,6个月后味觉恢复了,12个月后唾液分泌正常了,我终于可以吃米饭,饼干之类的食品了。跨越了医学划定的生死界地的我去医院复诊时,医生竟然像研究外星人一样看着我。
    此时确信气功能救命的我在只拥有l岁癌龄的情况下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首届全国气功辅导员培训班。经过培训我不仅在功理功法上得到了提高,而且还了解到坚持气功锻炼和提高免疫功能促进康复的机理。老师们的实践经验、养生诀窍等宝贵的知识让我拓展视野,终生获益。
    郭林气功的创始人郭林老师在继承和发扬古气功的基础上结合癌症康复实际创编的郭林气功不仅使自己获得康复并挽救了很多癌症患者。郭林气功强调内因的作用,要求坚持锻炼,使自身产生内气,按正常的轨道循行经脉甚至渗透到体液,以调整阴阳,疏瘀通滞,达到祛病强身的目的,练功成为我生命中密不可分的部分。
    89年,当我的生存质量有了大幅提高以后,我竭尽全力地帮助病友共同操练气功,在他们的身上也同样产生了显著的功效。
    98年,我第二次患上了原发性右上颌鳞癌,为我治疗的口腔专家说极有可能是10年前超大剂量放射治疗所埋下的隐患。医生认为当时的放射治疗会使骨质损伤极其严重,手术时右眼眶骨可能无法保全,累及右眼球将被摘除。可是实际手术时,医生却惊讶地发现我的骨质破坏程度竟没有预料中的严重。手术拿去了上牙床及上颌骨,而眼睛幸运地留下来。术后医生也坦诚相告:像我这种情况用医学是无法解释的,这得益于我长年累月坚持气功锻炼。
    也有人问我,你那样认真,持久地练功为何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罹患癌症。对此我也曾产生过疑虑,但医生的话让我豁然开朗。我前后共患三次恶性肿瘤,六次手术,但均局限于面部,没有任何其他部位的转移。与距离第一次手术时超大剂量接受放射治疗留下后果密切相关。
    20年来,与癌症抗争的路上风风雨雨,多次残酷的手术都没能把我打趴下,而且依然精力充沛,健康状态良好,这其中应该归功于我持之以恒不放弃郭林气功锻炼。
Copyright © 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镇宁路405弄164号 邮编:200050
咨询电话:58332327 传真号码:58335800
电子邮箱:shcrc.cn@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沪ICP备12040714号